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只见某个监控视频里面。

    皇权赋的车朝外开去。

    阮小宝也看到了这一幕,他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之色,随后又回头看向司徒麟,问:“舅舅,这是什么情况?皇权赋出去了,他是内鬼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麟摸着下巴,琥珀色的双瞳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。

    他嘴角一勾,笑着说: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阮小宝闻声,凑到他身边,说:“你想到什么了?你倒是说说呀,别给我卖关子。”

    司徒麟将差点怼他脸上的阮小宝推到一边,说:“小不点,赶紧通知你爹,把人准备好,这两天咱们来个瓮中捉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夏岚歌跟阮小贝去机场接庄斐。

    虽然说是去接,但也是被留在车子里面,毕竟机场鱼龙混杂,谁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,所以留在车内是最安全的,至于庄斐,则是由下属过去将人接过来。

    距离飞机落地已经过了十来分钟,阮小贝趴在车窗口一直盯着机场的方向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就看到几个黑衣保镖朝着这边走来,而走在中间的是一个头发几乎遮住双眼,穿着一个卫衣,**永远是条破洞牛仔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夏岚歌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这一幕很熟悉呢?

    当初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庄斐就是这个模样,看上去邋遢不修边幅,完全一个宅男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到后面他不知是不是开窍了,竟然知道装扮自己,整个人看起来精神面貌都大不相同,结果几个月不见,又被打回原形了?

    保镖们带着庄斐过来,夏岚歌跟孩子们立刻下车迎接。

    “阿斐。”

    夏岚歌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庄斐也笑着看了夏岚歌一眼,说:“不是都说了,派下属过来就行了吗?你

    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